Image not found

宋徽宗的花鸟小品画(上)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雅好丹青的帝王不在少数,论及成就和影响,宋徽宗赵佶当属之最。赵佶是宋朝的第八位皇帝,在位25年,他因书画艺术上的非凡才华而名留青史。在宋徽宗的直接推动下,宋代的文化艺术迎来了历史上的高峰,他的书画创作及审美理念对其后中国书画的发展更是影响深远。宋徽宗之所以在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一方面是由于他以皇帝的身份不遗余力地推动艺术的发展,另一方面还因他本身就是一位开宗立派的艺术大师。赵佶在艺术发展上非常全面,人物、山水、花鸟诸体皆精,尤以花鸟画成就最高。他名下传藏至今的书画作品约有30余件,其中有四幅小品均为花鸟画作。它们分别是《桃鸠图》、《腊梅双禽图》、《梅花绣眼图》、《枇杷山鸟图》。

《桃鸠图》页,宋,赵佶,绢本设色,26.1×28.5cm,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桃鸠图》,绢本设色,纵26.1厘米,横28.5厘米,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本画署款“大观丁亥御笔天下一人”,是赵佶26岁时的作品。画中描绘了一只体形肥硕的绿色鸠鸟安静地停栖在桃枝上的景象。桃鸠寓意吉祥安康,这是宋代宫廷画家十分喜爱表现的题材。宋徽宗传世的花鸟作品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类是精细工丽的,一类是粗简朴拙的,此画便属于精细工丽一类。这类作品继承了五代黄荃富丽堂皇的绘画风格,是北宋院体花鸟画的主流。赵佶笔下的重彩花鸟相比于黄荃更显华贵,在他的倡导下画院逐渐形成被后世誉为“宣和体”的画风。

宋 赵佶 腊梅双禽图 绢本设色 纵25.8厘米,横26.1厘米 现藏于四川省博物馆

《腊梅双禽图》,绢本设色,纵25.8厘米,横26.1厘米,现藏于四川省博物馆。本画为宋徽宗赵佶的设色花鸟作品,画中右下角署有“御笔天下一人”的款识。该款识写法较为稚嫩,应属赵佶早年所作。画中描绘梅枝翠柏间两只停栖枝头的麻雀顾盼嬉闹的情景。徽宗笔下的两只麻雀表现得十分传神,一静一动,鸟的鸣叫仿佛透过画面传到观者的耳中。赵佶画鸟雀喜用生漆点睛,所以眼睛格外有神如活物一般,此画也不例外,同样使用了这种画法。从宋徽宗现存的花鸟小品来看,构图都是采用画面左边出枝的折枝式。这是一种在宋人花鸟画中常用的构图方式,从画面的左边往右画是比较符合右手的用笔习惯。此画与《桃鸠图》相比,虽同属工笔重彩画,但用色则较为清雅,审美趣味上更倾向于质朴的水墨风格,是研究宋徽宗画风流变的重要作品。

《梅花绣眼图》页,宋,赵佶绘,绢本,设色,纵24.5cm,横24.8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梅花绣眼图》,绢本设色,纵24.5厘米,横24.8厘米,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本画署款“御笔天下一人”,该款识用笔亦显稚嫩,与《腊梅双禽图》一致,应是徽宗早年所作。图中一只绣眼鸟正站在梅花枝头向前探望,鸟喙微张仿佛可以听到它的鸣叫。画中小鸟描绘得极为精致,同样是用生漆点睛。画面整体设色淡雅,唯独梅花施以重彩,所以显得格外突出。且又因年代久远使得花瓣的白色颜料斑驳脱落,竟让画面增加了几分古朴的感觉。

以上三幅小品画在风格面貌上虽略有差别,但都属于黄荃画派的精工之笔,在绘画技法上也大体一致。宋徽宗的另一幅花鸟小品《枇杷山鸟图》则在风格面貌上与此三幅作品迥然不同。关于其背后的原因,还将引出一段画史公案,此处先按下不表,下期将专文讲述。

标签: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