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not found

清宫百子图样式(二) 吉祥富贵 子孙满堂

“百子图”这一题材,在清代宫廷更是呈现了多样性,在绘画、缂丝、漆器、珐琅、家具、瓷器、织绣、文房、雕刻等诸多领域得到应用,孩童动作天真烂漫,惹人喜爱,以舞龙、花卉、锦鸡、点彩灯、赛龙舟、骑马做官等题材,色彩绚丽富贵,充分表现了怡然自得的桃源美景和大吉大利的太平盛世。

清光绪 红缎绣五彩百子戏图帐料 长153、宽154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用30色绒线和捻金线绣《百子戏图》,童子有的在捉蝙蝠、抬寿桃、牵鹿、抬葫芦,寓“纳福”“送寿”“送禄”“送子”之意。此帐料是苏绣作品,运用2~5晕色法, 以散套针、正戗针为主,兼用齐针、松针、鸡毛针、滚针、反戗针、网绣、缉线、平金等技法。构图繁缛,用色鲜艳,绣工精湛, 是帝后大婚时洞房所用的帐料。

清光绪 红缎绣百子观蝠图宝座靠背料 长87、宽97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用20色绒线及捻金线绣《百子观蝠图》。画面中间为一盛满水且落有蝙蝠的大盆,周围有童子围绕观看蝙蝠,画面上方的童子有的在搬运桃子;有的手举牡丹、玉兰;下方有童子在扑蝶、斗蟋蟀。 有“福从天降”“玉堂富贵”“长寿多子”等吉祥意。此靠背料是苏绣作品,运用2~5晕色法,以齐针、滚针、松针、接针、散套针、正戗针、鸡毛针、高绣、平金、缉线等针法绣制。 是皇帝大婚时洞房宝座所用的垫料。

用20余色绒线及捻金线绣《百子图》。百子图四周以葫芦藤蔓缠绕的双喜字及口衔桃实的蝙蝠为边饰,寓“子孙万代”“福寿双喜”之意。此垫料是光绪年间的苏绣精品,运用2~4晕色法,以齐针、正戗针、松针、散套针、网绣、缉线、平金等针法绣制。

清光绪 红缎绣五彩百子图垫料 长116、宽97.5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红色锻面,以五彩绒线、衣线及捻金线绣百子嬉戏的场面。画面以坡地、奇石、亭子为背景,在中间绣一棵老松树,树下有童子在放爆竹,寓意“竹报平安”;用不同针法表现不同的场面和人物,是其成功之处。

清光绪 红缎绣百子放风筝图垫料 长129.5、宽96.5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红色缎面,以红、绿、蓝、黄、藕荷、黑为主色调,用23色绒线及捻金线绣百子放风筝等图纹,寓“福寿如意”“竹报平安”等意。四周以葫芦、金双喜字及口衔桃子的蝙蝠为边饰,寓意吉祥。

清晚期 象牙雕群仙祝寿百子龙舟 长91.5、宽23.5、高58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龙舟以象牙所制零件拼接组装而成。舟上置三层台阁,前有门楼,四角垂风铃。两侧为八柱拱门,上有团寿字檐,花牙为葡萄纹,每一拱内设一摇奖童子。台上层立龙凤旗及伞、盖,中层有仙人及奇花异草。楼阁均饰以勾莲、花卉、瓜果等镂空纹饰,纤细华丽,令人目眩。 此器为清宫内务府大臣于慈禧六旬寿诞时所进献的寿礼。其镂雕、染色、拼镶等技术带有鲜明的广东牙雕风格, 是晚清时期一件罕见的集大成之作。

清晚期 红呢平金彩绣百子双喜炕围 高132、宽430厘米,沈阳故宫博物院藏

红呢地。围心开光内彩绣有祝寿、庆元宵、老鹰捉小鸡、放风筝、堆雪人、放鞭炮、玩儿球、跳绳、戏莲、垂莲、捉迷藏、骑鹿、拉象车等场面,另有儿童手提戟、磬、鱼、太平有象,在小亭上有乐队,童子神态活泼,分做击鼓、吹笛、击钹等状,欢快喜庆、气氛热烈。炕围后面缝有黄布签,写有“钟粹宫后殿东进间前床”字样。

从特别精致的做工、颜色和其双击钹等状,欢快喜庆。亭下四周附以山石草木等,有三五成群的儿童捉迷藏、斗蟋蟀、燃放花炮等,有的童子拿竹点炮,旁立数人捂耳屏息做注目状,寓意竹报平安。 整幅作品绣有100个天真可爱的男童,头上均梳有一个或两个小辫,嬉戏喧闹,神态各异,有的捉迷藏,有的叠罗汉、有的敲锣打鼓、有的骑象、舞狮、扑蝶、追雀,简直就是一幅生动的民俗画。

墨的两面均刻百子图,一面有篆书百子图三字。一侧有程君房墨楷书。墨面上婴童嬉戏玩耍、各享其乐、洋溢着一派欢乐的气氛。整个画面构图饱满,人物刻画生动细腻,画面动静结合,刻工细腻,毫发不爽,充分展现了高超的制墨刻模之技艺,体现出了较高的艺术性。

清同治 粉彩百子图大盘 高10、口径63、足径35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