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not found

“卧兔儿“-明清女子头饰的皮毛时尚:貂鼠围头飘飘两鬓如卧兔

在源远流长、绚烂多姿的华夏服饰发展过程中,明清时期的服饰是其中颇为灿烂的一笔。明朝服饰文化上采周汉之制,下取唐宋之风,百服争艳,是汉民族服饰集大成的一个辉煌时代。大明盛世之服饰,是中国古代汉族最后一个统治政权的绚烂成就。满清王朝建国后,服饰文化在继承明制的同时,融入丰富的满清元素,开启新的服饰艺术篇章。

明清两朝迥异的服饰风格之中,依然有一脉相承的服饰文化。满清王朝实行的男从女不从政策,使得清代汉族女性的服饰依然保留着明朝时的服饰形制,明代流行的月华裙、凤尾裙依旧流行于清代。不少明代女子头饰风尚一直流行至清朝,亦为清朝女子所喜,其中最为典型的莫过于女子头饰中的卧兔儿。明清女子盛行以卧兔儿为头饰,这是明清盛世皮毛时尚之风在女子头饰上的延伸,亦是明清之际,独特社会环境印象下,女子独特审美追求在服饰文化上的反映。

卧兔儿,另有俗称貂覆额,它是从明朝晚期开始流行的女子毛皮头饰,亦为清朝女子沿用,主要是在冬季寒冷时节佩戴,大多是用貂鼠、狐狸、海獭等兽皮制作而成。明清贵女甚是流行以卧兔儿为头饰,戴于前额之上的发髻中间,末端延至两鬓,宛若发髻之间睡卧一只毛绒绒的兔子。不仅如此,为进一步增强卧兔儿的审美效果,明清女子常常在卧兔儿下端正中间,贴近额中部点缀珍珠、五珠联梅等珠饰,端庄而华贵,甚至娇艳动人。

明清女子头饰中的卧兔儿并非是突然产生的新饰物。卧兔儿的形成是起源于中国古代服饰中抹额的发展,所谓抹额也就是古代人们将布帛折叠成条状围勒于额,男女皆有佩戴。目前所知的抹额的最早历史实证,是河南殷墟妇好墓出土的石人雕像上所佩戴的商代抹额。商代以后,随着服饰材料的丰富,逐渐发展到有金银、网巾、珍珠和裘皮等材质的抹额。明清时期,抹额十分盛行,社会各个阶层的女性皆常常在额头上佩戴此装饰物,民间亦称其为勒子或者绊头带子。实际上,卧兔儿便是明清时期盛行的以裘皮制成的抹额,并且相对于其他形制的抹额,它形似卧兔,材料更加珍贵。

清代诗人笔下曾如此描写卧兔儿,诗云飘飘两鬓拂纱衣。貂鼠围头镶锦裪。所谓貂鼠围头便是明清时期人们用貂皮制成的卧兔儿。如此精美的卧兔儿,是每逢寒冬时节,明清女子十分喜爱的皮毛头饰,更是当时社会中女子头饰中的时尚典范。

明清女子十分盛行以卧兔儿为寒冬头饰。根据目前明清时期的文学著作以及绘画作品,可以窥探明清之际卧兔儿时尚之风的盛行。《清宫珍宝皕美图》中就曾描绘诸多戴有卧兔儿的女性形象。画中的晚明吴地女子大多发髻高卷而虚朗,发髻前部下方则是呈新月状,覆在前额之上的卧兔儿。透过清代画师的线条勾勒,依然可以清晰感受到裘皮制成的卧兔儿所具有的松软华丽的质感。画中贵女在眉间还佩戴有与卧兔儿相搭配的带珠子的乌绫箍儿,珠子箍儿向上斜伸,卧兔儿松软华丽,发髻蓬松,婉约秀美,独具韵味。

关于明清女子头饰卧兔儿的文字记载,多是以明清文学作品的形式保留下来,尤其是明清盛行的小说故事中,女性角色的外貌描写中常常可见卧兔儿的影子。《金瓶梅词话》中描写吴月娘:头上戴着貂鼠卧兔儿,金满池娇分心,蝉髻鸦鬟楚岫云。显而易见,卧兔儿是明清女子装饰打扮,美化自己的重要头饰。《红楼梦》中,贾宝玉想让芳官头部周围剃了短发的地方戴上卧兔儿,其后又说道:冬天作大貂鼠卧兔儿戴。

一类是中间宽阔,两端较窄;另一类是中间狭窄,而两端较宽,并且兼具护耳的保暖功能。第三种比前两种更长一些,亦称为昭君套。

在曹雪芹的《红楼梦》中曾描王熙凤的服饰穿着:那凤姐儿家常带着秋版貂鼠昭君套,围着攒珠勒子。此处的貂鼠昭君套便是卧兔儿。

所谓昭君套实际是卧兔儿中的一种,其形制为两边和中间一样宽的长条形,整体较长,亦是一种无顶的皮帽,也称为包帽、齐眉和额子。传说昭君出塞时戴此包帽,故有此名。明代著作《陶庵梦忆》记述:姬侍服大红锦狐嵌箭衣、昭君套。《燕都杂咏诗》中亦有注曰:冬月闺中以貂皮覆额,名昭君套。无论何种形制的卧兔儿,皆是明清女子于冬季之时流行的头饰,其盛行与本身具有的功能以及意义有重要联系。

明清女子之所以喜爱深冬寒冷时节以卧兔儿作为头饰,与卧兔儿实用功能与装饰意义有重要联系。卧兔儿多以水獭、狐狸和貂鼠等裘皮制成,这些动物毛皮有特殊的材质,相较其他材质的服饰,裘皮制成的卧兔儿更加轻柔松软,具有很强的保暖性,十分适合冬季佩戴。这亦是汉代继承胡服之制,模仿北方少数民族以裘皮帽御寒保暖的服饰特点,在冠上装饰貂皮用以保暖。对此,《续汉书·舆服志》曾明确记载北方寒凉,以貂皮暖额,附施于冠,因遂变成首饰,此即抹额之滥觞。

古代人们早已熟知裘皮具有风吹皮毛毛更暖,雪落皮毛雪自消,雨落皮毛毛不湿的特点,在冬季寒冷时节,可以防风防水,,十分适合雨雪天气里用于保暖御寒。明清女子裘皮制成卧兔儿,便是基于此常识观念,将冠上裘皮沿用到抹额制作上,成为独具特色的冬季头饰。裘皮制成的卧兔儿松软轻柔,作为头饰亦不会增加头上的负重感,稳定性极佳,柔软的质感容易使人在寒冷中从视觉以及触觉产生温暖的感觉,不失为冬季最适宜的头饰。

卧兔儿亦有很强的装饰作用,这亦是明清女子甚爱之的原因之一。中国古代千年的封建社会中一直传承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的观念。明清时期封建礼教森严,男女皆恪守这一礼法,重视头发的梳理,讲究整齐,女子更是各种装饰物使其美观整洁。卧兔儿不仅因其材质有保暖的功能以及松软华丽的审美效果,还可以让发髻更加丰富饱满。这与明清时期的女子追崇云鬓堆,犹如轻烟密雾,以假髻装饰发髻使其看起来较高且蓬松的审美需求相适应,可以说,卧兔儿比假发髻的装饰效果更强,不仅美观华丽,且更加轻巧。

《三冈识略》云:余为诸生时,见妇人梳发,渐高至六七寸,蓬松光润,皆用假发衬垫其重至不可举首。又仕宦家或辫发螺髻,珠宝错落,乌靴秃秃,貂皮抹额,闺阁风流不堪遇目,而彼自以为逢时之制也。可以看出明清官宦贵家之女子发髻比较高,且常常装饰各式珠宝,相较于会破坏发型的帽子,卧兔儿可以作为局部头饰,亦能满足御寒保暖、美化点缀和蓬松发型的需求,这些皆是其他材质的抹额以及珠宝头饰所不能达到的效果。明清时期盛行的卧兔儿,并非简单的女子头饰风尚,其更深层次上亦是当时社会文化的折射。

卧兔儿从晚明开始流行,并一直影响到清朝女子的服饰。追溯明朝晚期卧兔儿作为女子头饰盛行于社会,实际上是晚明社会环境变迁在服饰文化上反映出异化的现象。明朝晚期,朝政混乱,社会动荡,伦理道德在乱世之际面临颠覆,服饰礼制溃散,社会中竞奢崇物拜金成风,尤其是以苏州为中心的江南一带,各种奇装异服涌现,引领服饰时尚,同时相互竞奢攀比蔚然成风。晚明时期的卧兔儿打破传统以布帛锦带以及珠子箍儿作为抹额的方式,以材料珍贵稀有的裘皮为头饰,且不分阶级尊卑,常有佩戴。卧兔儿的产生,便是此社会风气的产物。

以貂皮和水獭皮为材料制成的卧兔儿,在明清时期被达官贵人追捧,可以昭明身份,象征和炫耀地位、阶级、身份和财富等。普通女子可以佩戴,但即使想戴也不是件易事。因为制作卧兔儿的裘皮价格非常高昂。清初小说《醒世姻缘传》描述:三十六两银子买了一把貂皮, 做了一个昭君卧兔。可见卧兔儿的珍贵难得,亦是非普通之人可以随意佩戴,也只能是像王熙凤这类出身权贵之家,或是富贵之家的女子才可得戴卧兔儿。

此外,明清女子在头饰上如此耗费财力与心力,还与当时严苛的的女性礼教相关。唐代社会风气开放,女子服装装扮中常有袒领低胸,此为的显的现象。明清之际,宗教礼法严苛,对女子的束缚更加紧迫,女子服饰皆是采用立领纽扣将身体紧紧地包裹,使其隐藏在服装之下,只余头部露在外面。相对于明清女子隐藏身体的隐,露出的头部则是更好的显,使头部成为更受重视的装饰部位。卧兔儿的珍贵既有保暖御寒以及美化装饰的实际作用,更是炫耀财富、标榜身份地位,以及封建礼教之下女子追求自我美化的体现。

明清之际,卧兔儿作为女子头饰,广泛流行与社会之中。卧兔儿的时尚之风背后,是古代女子冬季御寒保暖的常识观念与美化装饰的相互结合。透过卧兔儿,可以看到晚明社会变迁之下服饰的异化,以及明清之际奢侈炫富蔚然成风,使得卧兔儿成为彰显财富以及身份地位的装饰物。而女子以珍贵稀有的裘皮制成卧兔儿,其中亦可略见明清封建礼教束缚之下,女子隐于身,而显于头的审美装饰。

参考资料:《中国历代妇女服饰史》、《金瓶梅词话》、《红楼梦》、《陶庵梦忆》、《续汉书·舆服志》、《三冈识略》、《醒世姻缘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