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not found

“中国青铜器时代”日本将展看虎卣等稀世名品

位于日本京都的泉屋博古馆(Sen-Oku Hakukokan Museum)素以收藏精美的中国青铜器而闻名,所藏青铜器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堪称海外翘楚。其馆藏的约500件中国青铜器及古铜镜中就有在世界范围内都很知名的商代“夔神鼓”“虎卣”等名品。澎湃新闻获悉,“中国青铜器时代”主题展为其常设展项,但并非长期开放,仅在每一季限时开放一段时间,新一季的展示将在3月26日至7月3日开展。

泉屋博古馆(Sen-Oku Hakukokan Museum)隶属于日本四大财团之一——住友家族,馆藏数量超过3000件,核心藏品为约500件中国青铜器及古铜镜。其名“泉屋”取自家族商号,“博古”取自中国宋代青铜器谱录《宣和博古图录》。《宣和博古图录》著录的是宋代皇室在宣和殿收藏数百件青铜器,泉屋博古馆取名于此,可见其家族收藏的重心。

住友春翠出身官宦家族德大寺家,自幼不仅研习日本传统文化,学习茶道、能等技艺,而且熟读中国的四书五经。1893年,二十九岁的春翠作为养子进入住友家,第二年即继承家业,成为第十五代家主。住友家族因十七世纪在爱媛县开采并经营一座铜矿而发家,这座当时世界产铜量最大的矿山,在将近三个世纪的时间里一直是日本对外出口的重要支柱,奠定了今日住友财团的坚实根基。

住友春翠所处的时代,正是日本明治维新后,经济发展,财富聚集的时代,中华民国初年间,日本开始出现文物热,此时的春翠也热衷收藏中国青铜器和古镜。

不过作为煎茶爱好者的春翠一开始醉心于收集供煎茶使用的各种中国文玩,偶尔涉略小型青铜器也是作为煎茶道具来收集。

1897年春翠的首次欧美之行改变了他的收藏趣味。在参观了卢浮宫、大英博物馆等一流博物馆后,西方社会源于纯粹鉴赏美术的艺术品审美观念极大触动了春翠,让他有机会重新审视日本旧有的艺术品收藏观念,并对其之后脱离茶具转向鉴赏美术的青铜器收藏产生了影响。

1903年是泉屋铜器的收藏高峰。春翠一连购入的十二件藏品件件精美,不仅包括被公认为泉屋铜器代表作的夔神鼓和虎卣,还有凤形斝、象纹兕、觥、牺首方尊等。这些铜器初步奠定了泉屋博古馆中国青铜器的收藏架构。

此后几年间,春翠每年都会购入青铜器,进一步补充了鬲、罍、匜、盘等器型,网罗了诸多一级名品,基本完成泉屋铜器收藏的整体架构。

除此之外,带有长篇铭文的青铜器也从这一年开始进入春翠视野的,宰椃角、彔簋等多件精品的入藏,极大提升了泉屋青铜藏品的学术价值。从此之后,泉屋铜器在金石学研究领域也牢牢占据了一席之地。

清末咸丰年间,山东省寿张县梁山出土了七件青铜器,由于器型特别且有铭文而成为清末民初金石学界的一件大事,被称为“梁山七器”。如今这七器已经流散于世界各地,其中的大史友甗被保存在泉屋博古馆。大史友甗高五十二点二厘米,口沿下饰夔龙纹,三袋足上饰高浮雕牛角兽面,甑底有五个十字孔以透蒸汽,内壁铸有九字铭文“大史友乍召公宝尊彝”是西周早期甗的标准器,也是住友春翠收藏晚期的重要器物之一。

住友春翠对中国青铜器的收藏曾在二十世纪初引领日本乃至影响欧洲。据一些研究者提到,“对于近代日本人来说,商周青铜器的风格未免太过强烈,唯有那些对中华文明有深入了解的人才能欣赏,春翠便是其中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说,春翠的理念提早了至少十年,显示出远超同时代人的先驱性。”

“中国青铜器时代”主题展为泉屋博古馆常设展项,依托馆藏约500件中国青铜器及古铜镜,设置青铜器名品、青铜器的种类与用途、青铜的文化叙事与花纹共3间常设展厅和一个每年更换主题的临展厅,以此介绍青铜器的历史、种类和用途,呈现青铜艺术的魅力。

青铜器的种类与用途主要展示中国商周至战国时期青铜器在祭祀、宴飨和典礼等场景的广泛运用,如本次展出的乐器“骉羌钟”、酒器“宰椃角”、“兕觥”等。

虎的头部为器盖,上饰圆雕鹿形钮。器表饰饕餮及各种龙形纹饰。虎前爪所抱持的人背部饰有兽面,腰部饰蛇纹。这件青铜器曾见于罗振玉《佣庐日札》,它原本收藏在晚清高官盛昱家中。1899年盛昱死后,此卣流入日本。1903年住友春翠斥巨资4000日元从藤田弥助手中购得。

形制大体相同的虎卣仅两件,另一件现存法国赛努奇博物馆(Musee Cernuschi),最初是归德国商人EdgarWorch,第一次世界大战法德交战,法国政府没收并拍卖虎卣,法国赛努斯基博物馆于1920年购入,比日本住友春翠晚十七年。有学者推断两器出自同一青铜铸造作坊、同一时间铸造的;关于两件虎食人卣的来源,目前学术界一般认为出自湖南宁乡与安化交界处的沩山。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